双花一生一起走。三次元盾冬,万磁王x教授。二次元言切,木日,米雅,麻秋,R76,EinxZwei。声控阿杰,游佐浩二。唱见博爱。漫画最近超爱绪川千世老师。
目标是自产粮饿不着

小王子

看到最后那段话,仿佛触及了那两个人的灵魂

有点酸呢:

中秋快乐,我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被写过。








Steve第一次见到《小王子》,是Bucky送他的礼物。在纽约出版的法国小说,插画是作者亲自画的。


Bucky不经常逛书店,他更爱和姑娘们跳舞,而且真要说起书,超级英雄才是他的首选。。


但那天路过书店时,他扭头看到书店的海报,竟然鬼使神差买了下来。


送给Steve时Bucky说道,“或许哪天你也可以去写一本小说,然后给自己的书配上插图,世界各地的人都会欣赏到你的大作。”


Steve点点头,有些心不在焉。


他正为入伍的事情焦头烂额,由于身体原因,他再一次被征兵处拒绝了。


Steve习惯了被拒绝。女孩也好,征兵处也罢,总是一次又一次拒绝他。


但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
 


 


Bucky把Steve作假的体检报告扔进垃圾桶,告诉他不该如此。


Bucky不经常反对Steve做一些事情,其中不乏对Steve来说非常危险的事,比如挑衅比自己强壮的人,比如在打架时不愿逃走。


他会告诉Steve这非常危险,有时也会嘲笑他,你是不是就喜欢被人打。


但Bucky并没有真的阻止他去做这些事,因为他坚信自己会在Steve被打死前出现。


征兵这件事,是他第一次激烈反对Steve的选择。他们甚至吵了一架,Bucky对着Steve发火,对着Steve吼道这是打仗,不是打架。


但他知道自己劝服不了Steve。


那次争吵之后,Steve依然我行我素,他一次次地造假,一次次的被征兵处拒绝,冒着被逮捕的风险。


 


 


Bucky参军之后,偶然的某天,Steve翻开了Bucky送给他的那本书,扉页的右下角被Bucky签了名字。


Bucky写情书很在行,但送给Steve的每一份礼物都只有他自己的名字。他还喜欢送Steve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,比如画册,比如这本童话书。


Steve花了一个小时读完了这本书,Bucky没告诉他书的内容是什么。


Steve看到了那个假装自己很有权威的国王,看到了那个数着星星并将他们纳入荷包的生意人,看到了不论缘由执行任务的路灯。


Steve想起了博士的话,不要做个好士兵,要做个好人。


参加血清计划后,他把这本书打包进行李,带上了战场。


 


 


一年后,在Steve的行军帐篷里,Bucky翻出了Steve一直带在身边的书。


这本书被Steve翻了无数遍,书的边缘已经有一些起毛。


Bucky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,“美国队长这么喜欢童话书,还没长大吗?”


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,胜利归来后,其他队员都去酒馆喝酒了,只有Bucky和Steve没去。


Steve将大衣放在旁边的一个箱子上,无奈的耸了耸肩,“这是你送我的。”


Bucky躺在Steve的行军床上,翻着书页,“小Steve可从来都没听过Bucky哥哥的话。”


他对Steve参军还是有些恼火,这里太危险,不适合连打架都打不过别人的Steve。


但这种恼火现在已经被其他的情绪所替代。


Steve坐下来,坐在床边,看着Bucky,他和Bucky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。


他印象中的Bucky每天都会刮胡子,会用发油梳出时髦的发型,和姑娘们整夜地跳舞,讲话的时候眼神时而闪烁,时而柔情似水。


而不是现在这样,疲惫地躺在单人床上,发型凌乱,青须布满下巴。


 


 


Bucky拿着书,心不在焉的读着,他看的很快,几乎是扫了一眼就翻到了下一页。


“Bucky,你根本就没在看书。”


“这本书我看过,那时候我觉得你最该看的是作者介绍。我是因为作者介绍才买下来的。”


这本书的作者曾经是法国的一名空军,执行过很多任务。二战爆发之后,法国连连败退,直至1940年完全沦陷。作者带着对政府的失望,从空军退役,逃亡到了纽约。《小王子》是他在纽约的一个酒店里完成的。


“即使你无法参军,也不代表不能做一些其他的事。”


“可我看到了作者的苦闷,看到了战争,盲目自大的成人,野心勃勃毫无道理的商人。”


Steve也一起躺了下来,行军床在两个人的重量下吱吱作响,Bucky用胳膊捣了一下Steve,


“床会塌的,Rogers队长。”


“Barnes中士,这是我的床。”


Steve干脆又凑近了一点,和Bucky一起看书。他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也会这么做,不过那时候可没这么拥挤。


Bucky身上有很重的枪火味,作为队里不可或缺的狙击手,他在今天那场战事中,起了决定性作用。


 


 


这一次他们看到了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,看到了蛇,也看到了狐狸,看到了狐狸的驯养论。


他们都没有吭声,只是安静地看着书,偶尔纸页翻动的声音也显得嘈杂不已。


过了很久,Bucky才开口,


“真是奇怪的理论,只有宠物才能被驯养,狐狸可不行,马戏团里都没有狐狸。”


他说话时嗓音有些干哑,舌尖飞速地舔着嘴唇,让本来就红润的嘴唇更加光泽,有那么一瞬间,Steve觉得Bucky的唇就像那朵独一无二的玫瑰。


“只是表达一种寓意,并不是真的要驯养一只狐狸。”


这是Steve的声音。


Bucky点点头,随即他动了一下,想从床上起来,却被Steve压了下来。Steve将头埋在Bucky的肩窝,声音有些闷,


“我想我也被驯养了。”


Bucky舔了舔唇,灰蓝色的眼流转了一下,随即嘲笑,


“你长得一点都不像狐狸,狐狸的毛是褐色的。”


然后他愣住了,Steve金色的短发在他脸颊蹭过,Bucky想起了麦田。


他和Steve生活在布鲁克林,金色的麦田他只在画册中见过,在他送给Steve的画册里,有大片的麦田,出自一个用左轮手枪结束自己生命的画家手笔。


Bucky喜欢金色,从他不知道的时候开始就喜欢那耀眼的光。


或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他也早已被驯服。


 


 


Steve在他肩窝处不声不响,火热的气息打在他脖颈上。


半晌之后,Steve说,“他使我的生活芬芳多彩,我真不该离开他跑出来。我本应该猜出在他那令人爱怜的花招后面所隐藏的温情。花是多么自相矛盾!我当时太年青,还不懂得爱他。”


Steve的记忆力非常好,几乎看过一遍就能背下来,更何况这本他看了无数遍的书。


“老兄……”Bucky有些尴尬,他能感受Steve在他脖颈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吻,Steve的唇在他下巴四周流连。


“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,坐得离我稍微远些。我用眼角瞅着你,你什么也不要说。话语是误会的根源。但是,每天,你坐得靠我更近些……”


Steve从未对女孩说过情话,他甚至跟女孩对话没超过两分钟,跟女孩调情是Bucky的专利。


但现在Bucky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因为Steve正用力吻着他的唇,舌头在他口腔里肆意凌虐,Bucky甚至不知道Steve究竟从哪里学来的吻技。


Steve将他压在身下,喘息粗重而又凌乱,“这是本能,不需要学习。”


他啃咬着Bucky那红到滴血的唇,听着Bucky模糊不清地嘀咕声。


Bucky说“你早该告诉我。我可以把这些话抄在情书上,送给女孩们,说不定会赢得一个心仪的。”


他说话时胸口起伏不平,嗓音低沉,眼角带着一丝调笑。


Steve摇摇头,“在这里,你可赢不到心仪的女孩。不过现在,有一个男人正为你神魂颠倒,不考虑安抚一下吗?”


Bucky勾着他的脖子,在他嘴角吻了一下,随即回道,“乐意效劳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七十年后,当Steve和Bucky再次重逢时,一切似乎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Bucky不记得他了,Bucky不记得很多的事。


从火车掉落之后,Bucky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金色的麦田,他坠落在了皑皑白雪的深处。


他从冰冻中苏醒,像是一朵刚发芽的种子,被灌溉了黑色的养料,疯狂的成长。


他张牙舞爪地挥舞着身上的刺,他想,这样会让他强大,会让他不惧怕任何东西,直到在一次任务中被Steve发现。


那一抹金色,在黑暗的土壤里破土而出,如同一颗向日葵。


Bucky觉得他在哪里见过这阳光一般的金黄,但他记不清,一次又一次的洗脑让他脑袋空空如也,即使那抹颜色已经深深地种进了他心里,却还是记不清更多的东西。


Steve一遍又一遍地说,“Bucky,你认识我,你一直都认识我。”


他蓝色的眼像是大海,金色的发像是阳光,沉静,而又热情,像一种矛盾的综合体。


一方面他希望Bucky想起来过往的种种,另一方面他不愿意Bucky再一次遭受记忆的折磨。那七十年的冰冻,幽灵般的生活,Steve不想Bucky想起来。


他们每天重复着前一天的生活,Steve去晨跑,Bucky就在他的公寓里擦拭着枪支。


Steve执行任务时,Bucky也会外出,全副武装,然后在大街上乱逛。


直到有一天,他在一家书店门口停了下来,他看到一幅巨大的海报,一个人站在一颗星球上,低头看着脚下的那个世界,金发耀眼。


他想起Steve对他念的那本书里的台词。


“我对麦田无动于衷。但是,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。那么,一旦你驯服了我,这就会十分美妙。麦子,是金黄色的,它就会使我想起你。而且,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……”






(完)



评论
热度 ( 156 )
  1. 莳苡有点酸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沐修有点酸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到最后那段话,仿佛触及了那两个人的灵魂

© 沐修 | Powered by LOFTER